《中国时报》:时代腐化力量
发布时间:2022-08-05

  台湾政坛有个万年冷笑话,被抓到贪污舞弊的政客常常高喊冤枉:“我绝对没收一毛钱!”案件经审判确认,他们也确实没贪一毛钱,而都是数百万、千万起跳的巨额贿赂。不分党派的恶质政客往往用各种美丽的词藻、慷慨激昂的演技迷惑选民,然而只有骗完选票骗钞票,才是不断轮替上演的经典烂戏,历久不衰。

  这些民贼的承诺与宣示,像极了爱情骗子,但就是煽情、动听到骗死人不偿命。于是乎,空喊“建国”而扎实贪污者有之;高举“反中”旗帜而急索贿款者有之。对,就像是“太阳花学运”后才成立的“时代力量”,也在抓到民代权力后应届腐化污钱,而且还真的不是一毛钱,这次被逮到的就是现任党主席徐永明。

  “时代力量”在这届民代选举时,为了要摆脱只是的“尾巴党”的形象之讥,曾高呼“强力监督执政”,并强调要“揭发弊案”。这个政客话术经由徐永明涉嫌收贿遭北检指挥搜索、声押,已经自证其诈术之实。依据检方信息,“时代力量”经由籍民代苏震清一脉相承的金主系统贪污。

  这真的很糟,因为“时代力量”秘书长还曾一度发文暗指,涉贪似是徐永明为了党工薪水募款的不得已行为,霎时间外界不解,“时代力量”全党难道都成了花脏钱的共犯结构?尽管这篇发文后来自删了,但“钱袋力量”、“贪污关到死”等词已经在网络上被酸爆,“时代力量”长期铺陈的假象彻底破灭。

  这个由“朝野”民代介入SOGO经营权之争的“修法”弊案,就连长期被诟病的“乔王”柯建铭都酸过、“时代力量”二党在“装孝维(装傻)”。依据台立法机构公报内容,柯建铭当时极力抨击廖国栋、黄国昌二位民代:

  现在大家是打着打击财团的口号在掩护对造,这很清楚嘛,判决的输赢已经决定,大家还在吵什么?大家在吵这可不可以回溯?廖国栋刚才在这里讲,应该回溯,不敢挺嘛。廖国栋在‘委员会’审查时提出回溯条款,为个案而订定条文,去挺对造,这样可以吗?有无这样的‘立法’例?黄国昌,这样可以吗?你在吵什么?

  当时的黄国昌号称“战神”,尽管面对被罢免,还是有极大量能发动网军攻击柯建铭。回头看来,徐永明真的是“时代力量”内的首谋或主谋吗?检调的追查似乎可以再细腻一些。

  再者,被抓到收贿的毕竟是徐永明,而黄国昌已在放弃选区后,转身成为被“网络乡民”、诸多媒体讽刺的“中资建商门神”。黄本身已经充满争议,还明着对“时代力量”党的主席、党公职去留指点江山,而“时代力量”内部竟无人觉得不对劲!这是明摆着有财团指定独董身份的黄国昌,不但可以对特定政党下指导棋,甚至定调其党政行为是否得宜,“时代力量”沦落至此而不自知,其党主席会犯下为财团召开公听会后即索讨贿款的经典问句:“钱呢?”其实也已经说明了个中三昧。恶堕的时代,“厉害了”这个党。

?